【疫情对文化】神秘哥窑之争经世不休 故宫传世哥瓷身份亦可疑


发布时间:2021-04-14 07:37:26 阅读量:2112 作者:圣烨

元哥窑高足碗疫情对文化

南宋哥窑青瓷鱼耳炉

宋代“五大名窑”中的哥窑一直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因为从元代开始,人们就只闻其显赫的名声而不见其窑址,只能从文献的只言片语的描述中展开遐想……随着近几年考古工作的不断推进,关于哥窑的“疑似”窑址发现得越来越多,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从而让哥窑之谜显得更加扑朔迷离。于是,人们不禁要问:历史上真有哥窑吗?如果有,它究竟出现在何时?又曾有怎样鲜为人知的故事?今天,我们来听一下各路专家的见解。

文:记者 金叶

图:记者 吴聿立

正方

宋代哥窑窑址应在龙泉

故宫传世哥瓷身份可疑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沈岳明——

宋代哥窑窑址应在龙泉

故宫传世哥瓷身份可疑

哥窑的窑址应该在浙江龙泉,实际上这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之前都是没有任何争议的。我们在龙泉大窑、溪口、瓦窑路一带的考古发现也证实了这一点——当地出土的黑胎青瓷,紫口铁足,薄胎厚釉带开片,和明清文献中所描述的哥瓷是可以对应上的。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官哥不分”也应该是对的。

我们坚信哥窑的窑址在浙江龙泉,首先因为所有的文献(除了《遵生八笺》等个别文献以外),只要是讲到哥窑的窑址,都指向龙泉,当地的地方志也有相关记载;第二,龙泉这个地方,无论是政府官员还是平民百姓,都知道哥窑、弟窑。有那么多人对哥窑耳熟能详的地方,全国你找不到第二个;第三,龙泉窑直到现在,只要烧窑之前一定要先祭祀,供奉的对象就是章生一、章生二。另外,龙泉戏班子的传统剧目一直是在演章生一和章生二的故事,其他地方也是没有这样的。再说,宋代的龙泉窑融合了南北、官民两大瓷业的工艺成就,是青瓷生产的集大成者,还能排不进“五大名窑”之列?你能说这些事情都是偶然和巧合吗?

现在很令人迷惑的一点是,中科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做过一些比对测试,发现龙泉哥窑和北京故宫博物院(简称北京故宫)中所藏的传世哥窑标本对不上。但耿宝昌先生说,用来做测试的传世哥窑的样本,是古陶瓷鉴定家孙瀛洲先生在新中国成立前从市场上淘回来的一片所谓哥窑瓷器碎片。坦白地讲,我觉得这个标本本身是不是哥窑都很成问题。第一次测试用了它的四分之一,做出来的结果是跟景德镇的比较接近;第二次又用了四分之一,结果比较接近河南地区的瓷器;第三次用了剩下二分之一的部分做测试,又认为应该出自浙江,几次测试结果都不一样。

北京故宫里那些被认定为传世哥窑的瓷器,主要是孙瀛洲等老先生当年做的分类,有一些可能根本就没有多少根据,都是凭直观分类的,当时古陶瓷大家陈万里先生就认为这个分类有问题。基于这个理由,我认为以传世哥窑来代表哥窑是不恰当的,至少不能代表哥窑的全部。传世哥窑里相当一部分,可能根本不是宋代的——有可能是后代仿的,而一些可能是宋代哥窑的东西,又被归到官窑里面去了。前年,北京搞过一个官窑的展览,我们几位专家看后一致认为:其中的几件东西,肯定是龙泉烧的,应该列为哥窑,但却被定为官窑了。

值得注意的是,古代所有的文献里面讲到官窑和哥窑的时候,都提到“官哥不分”,元代孔齐的笔记中更是用到了哥窑“绝类古官窑”的描写,我认为是有道理的疫情对文化。但是你看北京故宫等传世哥窑的特征,首先它的烧成温度不是很高,用手指敲,会听到它的声音不很清脆,是噗噗的声音,釉色偏黄,和官窑的特征区别很明显。所以我觉得即便它们是哥窑,也绝不是当年窑工所追求的“正品”。因为如果哥窑和官窑一眼就能分开,那还能叫“官哥不分”吗?

班赞表示,“如果说人艺的最大优势在于现实主义,那么这部作品就是在此基础上的发扬。我们既要让大家看得懂,又要保持原作的文学性与作家所传达的思考,最终希望达成的是一种现实主义为依托的表现主义方式。在虚拟的环境中表现真实,这对于演员的表演要求更高。”

在写作爱情中的德秀师父时,迟子建对“禅杖”的处理很花心思。最初,德秀师父下山时,手中会拿着一根禅杖。而在她与张黑脸相恋以后,迟子建揣测德秀师父最终还俗的可能性更大,设置了这样一个情节:下雪模糊了视线,德秀师父没有望见管护站的炊烟,以为张黑脸受到惩罚,已经下世,所以想排开一切险阻,过来最后看一眼张黑脸。因为心急,路上摔了一跤,她把禅杖跌到山下去了,也没顾上捡回。

余康华介绍,目前宜丰县共有489处国家文物局登记在册文物点,其中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1处、省级30处、市级1处、县级64处。他坦承,自七八年前开展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以来,观前巷漆氏古屋一直未纳入国家文物局登记在册的不可移动文物点,更未列入文物保护单位。原因是,这栋老宅住有十几户居民,屋内一些设施布局被改变或遭破坏,屋内屋外电线如蜘蛛网,且文物部门不具备辨识金丝楠木的技能。县博物馆接到漆伍生的反映后,也相继介入,当前已将该老屋作为一处新发现文物,正在申报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惨死”系列里面有三种不同的版本,第一个版本是昆剧《斩貂》中描述吕布在白门楼被曹操斩首,他的妻子貂蝉被张飞转送给了关羽,但关羽拒绝接受这位带有污点的女子,恐其水性杨花、朝三暮四,唯有一死才能保全其名节,于是乘夜传唤貂蝉入帐,拔剑痛斩美人于灯下疫情对文化。第二个版本出自明剧《关公与貂蝉》,剧中貂蝉向关羽痛诉内心的冤屈,并详细讲述了自己施展美人计为汉室锄奸的经历,以此赢得了关羽的爱慕与景仰。但是关羽最终决定为复兴汉室而献身,貂蝉也只好怀着满腔柔情自刎,以死来证明自身的政治贞操。第三个版本讲述的是貂蝉在关羽的庇护下逃走,削发为尼,但曹操派人追捕。为了不使关羽等人难做,貂蝉毅然拔剑身亡,一缕幽怨的香魂,随着国家大义而去。

任何芭蕾学派的形成都离不开完整体系的建立,需要时间磨砺和人才支撑,各个环节缺一不可:专业学校培养专业人才、专业编导持续创作各类代表剧目、优秀创作团队呈现这些作品。为更好地体现作品及其风格,还要以剧目为核心进一步形成针对性很强的训练体系,确保剧目在代际传承中不变味、不走形。

1938年,“台儿庄大捷”时谁也不会想到,1985年根据该战役改编的电影《血战台儿庄》竟然会对海峡两岸同胞的交往起到难以意料的促进作用。这部具有恢弘史诗般气势的大片从1965年周恩来总理提议拍摄时开始,到1985年完成为止,整整走过了20年的路。

不仅是刘先生,在很多观众眼里,高晓松、马未都、梁宏达、罗振宇等就是新时代的说书人,他们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海阔天空,评说古今历史和人世是非。以前的说书人一桌一椅、一块醒木、一把折扇,将风云江湖说给听书人,而当下的新说书人,眼前的摆设同样如此简单,甚至比从前更简单,高晓松和梁宏达比较喜欢拿把扇子在手里,马未都和罗振宇出场时连扇子都没有,坐在桌前就开讲。不管有没有扇子,他们同样都把历史说得汹涌澎湃,抓住听书人的心。

哥窑 人们 窑址

上一篇: 加拿大最高法院扩展对艺术家版权保护范围

下一篇: 十大全国优秀文物维修工程揭晓 包括长城和莫高窟等

网友评论:

来自福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4

最伤心的事不过是高估了自己在你心里的份量,当你走掉后,我才醒悟过来,原来我只是陪衬的一位,谁都可以代替的一位。回复


来自临夏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4

痛过之后就不会觉得痛了,有的只会是一颗冷漠的心。回复


来自湛江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4

一直都很想你,不管做什么都会想到你,折腾过身体,费过劲,喝过酒,试过一切,但还是很想你。回复


来自汉川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4

生命中的许多东西是可遇不可求,刻意强求的得不到,而不曾被期待的往往会不期而至。回复


来自龙井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4

痛过之后就不会觉得痛了,有的只会是一颗冷漠的心。回复


来自敦化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3

我以为时间还长,足够我去浪费;我以为时间还长,你可以等我去懂事;我以为时间还长,长大后你依旧会陪着我;我以为时间还长,我们会一直一直到永远。原来你老了,原来妈妈也会老。回复


来自恩施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3

总是有一个人,一直住在心底,却消失在生活里。回复


来自吉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3

其实真正对你好的人,你一辈子,也不会遇到几个。回复


来自连云港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2

有些事,就是不值得被原谅,跟大不大度没有关系;各有各的底线,做错了,就应该考虑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不是每个对不起,都能换回来一个没关系。回复


来自甘南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2

我能给你的,只有一杯咖啡的温暖,在心里祝福你,不要灰心,不要放弃。忍住眼泪抬起头,微笑着踏在真实的土地上前进。回复


热门专题